君臨天下之九王奪位/君臨天下之康熙九子

君臨天下之九王奪位/君臨天下之康熙九子

 

零售價 NT $ 300 網路價 NT $ 250

訂購數量:

加入追蹤

劇情介紹

    康熙四十七年,木蘭秋圍。康熙率太子胤礽、大阿哥胤禔、三阿哥胤祉、四阿哥胤禛、八阿哥胤祀、九阿哥胤禟、十阿哥胤礻我 、十三阿哥胤祥、十四阿哥胤禵(禎)往圍場行獵。康熙命將各人成果記於表冊,論功行賞。諸皇子疲於奔命。
  太子胤礽專橫跋扈,胤祀等人投其所好,紛紛將自己獵物敬獻。康熙高興不已,只道他兄弟和睦無間。胤礽將胤禛所射殺之果子狸據為己有,胤禛雖力爭,終礙其太子之位,憤憤而去。康熙四處巡視,見胤禛在湖邊恬然而憩,氣惱不已。
  席間,總管太監韋棠宣讀獵物表,及至胤禛,列果子狸一隻,卻無實物。胤禛據實以告,胤礽巧言解辯。康熙偏袒太子,明知實情而斥責胤禛。胤禛氣憤不已,策馬而去,卻驚了身背箭囊獵兔的民女苗欣。苗欣見胤禛一身官服,驚慌失措,奪路而逃,不意胤禛竟策馬追來。胤禛將苗欣耳環交還,苗欣對胤禛頗有好感。
  大雨滂沱,胤禛至一山洞避雨,又遇苗欣。胤禛奇怪其何以不顧生死往皇家圍場捕獵,苗欣告知數日前地方官即將方圓百里的獵物盡數趕入圍場,餓死亦死,殺頭亦死,不若冒險一賭。胤禛同情不已,遂將玉佩相贈,要苗欣變賣,以資家用。苗欣感激不已。
  苗欣甚為擔心父親找不到自己,胤禛對其父女之愛羡慕不已。胤禛告知自己父親甚為富貴,眾兒子為家業爭鬥無休。家中管事紛紛挪用貪污,自己受命追察,作風嚴厲,眾人惶惶不安,幾個昔日有功之人竟畏罪自殺。其父聞之,竟將其一番斥責,再不要其插手,又一意袒護嫡子。胤禛深歎親情冷漠。苗欣連連勸慰,胤禛頗為感激。
  康熙為祭天地祖宗,要諸皇子獵鹿,又以黃金腰帶為注,眾人皆摩拳擦掌。胤礽命東宮侍衛攔住眾人,自己往獵。胤禛衝破阻礙尾隨而去,並以箭將太子箭射落,太子大怒。時胤禵趕來,漁翁得利,箭射活鹿,贏得御賜腰帶。太子遷怒胤禛。
  康熙領眾子飲鹿血祭祖,太子命索額圖將為己準備的“逍遙散”放入胤禛碗中,令胤禛飲後燥熱難當,沖出帳外。胤禛轟走前來安慰的堂妹恭蕙,在獵場上狂奔亂走,不意卻在溪邊遇上了苗欣。苗欣見其異狀,擔心不已,上前探慰,胤禛幾番相逐未果,終不奈藥性猛烈,對苗欣施以非禮。
  太子命人跟蹤胤禛,知事情經過,往報康熙。眾皇子往事發現場,將二人撞了正著。康熙大怒,欲殺胤禛。眾皇子求情,康熙稍有讓步。太子乘機建議將胤禛囚禁于毓慶宮中,以便慢慢折磨之。苗老三知女兒受辱,欲找胤禛算帳,苗欣苦勸不止。胤禛被押還京,在圍場口遇見苗欣,四目相對,難解其意。
  毓慶宮看守胤禛者乃包衣年羹堯,終日砍柴。胤禛奇之,年羹堯告知太子許諾若其三日內砍完十擔柴,便可賞官。胤禛告知太子若真心用其,早已封之,何必等到今日?年羹堯不以為然。
  胤礽得意告知胤禛當日真相,胤禛氣憤不已,責其不應為報一己之私怨,傷害一個毫不相干的民女,毀人名節,害人終生,令自己內疚。不意胤礽更揚言要胤禛連贖罪補償的機會也沒有。胤禛知其用心險惡,遂欲絕食尋死,以免再受侮辱。年羹堯苦勸未果。
  德妃攜胤禵及侍婢年翠玉往見太子,求見胤禛,為胤礽斷然拒絕。胤禛乳母常在陳氏往求年翠玉向其兄年羹堯說項。經陳常在一番勸說,胤禛終堅志以求生。年羹堯終於三日內完成任務,卻只得到五十兩賞銀及轎夫之職。胤禛與年羹堯相處數日,竟覺意氣相投,彼此惺惺相惜。胤禛勸其往軍中效力,也好掙得功名,年羹堯略有所動。
  大阿哥胤禔本是康熙長子,眼見胤礽身為老二,不過仗其母乃是皇后,便一出生即立為太子,心中不憤已極,遂趁太子往城外巡視之際,命手下雲中雁行刺。年羹堯拼死護衛,又有太子府殺手納蘭飄雪趕到,救下太子。胤礽遂升年羹堯為府中侍衛。
  太子命納蘭飄雪領人往殺苗欣,納蘭飄雪將一村男女盡數殺光,又欲殺苗欣父女,混亂中苗老三落下山崖。納蘭飄雪正欲殺死苗欣,幸一法名文覺的僧人出手相救。苗欣一心認定乃胤禛所為,誓報此侮辱殺父之仇。
  蒙古策妄阿拉布坦興兵叛亂,太子向年羹堯問計,果覺其才氣逼人,心中很是羨妒不已。康熙向太子問政,太子將年羹堯之策回報,為康熙大加讚賞。年羹堯接受胤禛建議,欲往投軍,為太子強行阻止。
  太子壽誕,眾皇子前往拜夀,見康熙賞賜之賀儀皆羨妒不已。太子將胤禔一番嘲弄,胤禔不憤已極。胤祀以迎春樓頭牌玉倩姑娘為禮,送于太子。胤礽乃色中餓鬼,興奮不已。趁自己心情好,太子欲賞賜年羹堯,答謝其救命之恩。不意年羹堯竟向其索要玉倩,太子氣憤不已,聲稱若其贏過納蘭飄雪,則准其所請。年羹堯自非納蘭飄雪敵手,大敗而歸。胤礽命其重做包衣奴才,但允其五更後送玉倩回迎春樓,以近芳澤。玉倩為年羹堯所動,年羹堯告知其實多年前初見之便早已心儀,又許諾日後若然發跡,必一嘗夙願,迎娶玉倩。
  文覺乃五臺山清涼寺高僧,素與康熙熟識,入宮秘奏,卻為康熙之兄裕親王福全之女恭蕙糾纏。胤禛告知年羹堯太子府乃多事之地,要其儘早離去,又告知自己亦欲逃出毓慶宮。年羹堯恐其因此被除宗籍,苦苦勸阻,胤禛深為感動。
  胤祀早知太子垂涎康熙的貴妃鄭氏,遂往求鄭妃色透太子。鄭妃本是鄭克塽之女,臺灣光復後一家入京,備受欺淩,唯胤祀之母念及故人之情,不時周濟。為報恩,鄭妃允之。太子見鄭妃自動投懷送抱,大喜過望。不意胤祀設計,借胤禵之手引康熙前來,撞破二人。鄭妃當場撞柱而死,並聲稱為太子威逼。康熙盛怒,將太子訓斥。
  太子被斥,認定乃胤禵告密,遂命納蘭飄雪往殺胤禵。此事為納蘭飄雪情婦藍如風所知,遂自請往刺,以投靠太子。藍如風乃苗疆五毒教弟子,用毒之技當今天下數一數二。其正欲向胤禵下毒之際,幸有蒙古勇士穆旦天趕到,救下胤禵。穆旦天告知相救胤禵乃是為報當年救族之恩。
  康熙聞胤禵被刺一事,知乃太子所為,龍顏大怒,重責太子,脫其黃袍。太子不甘受責,且恐被廢,加之不奈做了四十年太子,又兼索額圖一旁煽動,決意發動政變,奪取皇位。胤礽著手策動兵馬,苦於身邊親信能人太少。太子知年羹堯大才,遂往詢。稱佟國維、隆科多父子在城外練兵,若二人造反,幾時可攻入禁宮,又有何對策。年羹堯雖一一作答,但心知有異,往告胤禛。
  胤禛知佟國維父子乃胤祀黨羽,太子如此詢問,必定有所圖謀。遂命年羹堯往報胤禵,自己則火速入宮稟告康熙。康熙正欲動身往太廟祭祀,見胤禛前來,已大怒不已;又聽說太子欲興兵謀反,康熙非但不信,反責胤禛私離禁地,將其囚入宗人府。
  康熙攜太子往太廟。納蘭飄雪扮作薩滿祭師,欲圖謀刺。危急關頭,胤禵攜穆旦天趕到。穆旦天一時不慎,為納蘭飄雪刺傷。眼見康熙性命不保,韋棠及時出手,打傷納蘭飄雪,化解眼前之圍。康熙奇怪胤禵如何知曉自己有難,胤禵告知乃胤禛遣年羹堯報迅。康熙始知錯怪胤禛。眾人不及慶倖,便有索額圖率軍包圍眾人,形勢危急。時年羹堯趕到,力誅索額圖,粉碎叛亂。康熙當眾封了年羹堯七品總兵。
  康熙痛心疾首,廢黜太子,並釋放胤禛。年羹堯勸胤禛一爭皇位,並願誓死效忠。胤禛卻心灰意冷,只求找到苗欣,平淡度日。二人終日尋找苗欣,終在河邊找到,驚見其已然有了身孕。胤禛知乃自己骨肉,苦苦挽留,欲照顧其終生,以作補償。不意苗欣堅拒,並以死相脅而去。
  苗欣暫居村莊近日災荒連連,村民認為乃未嫁生子的苗欣所致,將其捉住欲施火刑。時文覺趕來,救下苗欣。倉皇逃走間,苗欣卻突然臨盆,產下一子。村民設計引走文覺,將苗欣母子捉住,浸入豬籠,丟下河中。文覺雖奮力救起苗欣,但嬰兒卻不知所蹤。
  苗欣深恨一切皆因胤禛而起,誓要報仇。文覺雖不知那男子究系何人,但勸苗欣放下仇恨,苗欣不以為然。苗欣求文覺傳授武功,為文覺所拒。苗欣一路跟蹤文覺至其父埋骨的山洞,文覺為其意所感,答允授其武功基礎,又以壁上所刻之伏魔劍法,告誡其武亦可傷人,要其打消復仇之念。不意苗欣報仇之意甚堅,竟武功大進。
  胤禛同年羹堯鍥而不捨,四處打探苗欣下落,苦無所獲。二人在一酒樓飲酒之際,偶聽人說起鎮上舉人沈在寬在河邊拾得一子,令人稱奇的是嬰兒繈褓之中還有一枚刻寫著“禛”字的玉佩。胤禛知乃己與苗欣之子,遂與年羹堯往沈府尋子。
  沈在寬知胤禛乃當今四皇子,遂將嬰兒交還。胤禛見到親生兒子,大喜過望,按族中排行,為其取名弘曆。又不顧年羹堯之極力勸阻,執意將弘曆帶回宮中秘密撫養。
  時值中秋佳節,康熙在宮中設宴,欲與眾子一敘天倫之樂,聞胤禛私自出宮,甚為不悅。太子被廢,諸皇子蠢蠢欲動。胤禔往拉攏胤禵,為婉言相拒,悻悻而去。路經胤禛宮外,驚聞嬰兒啼哭之聲。窺探之下,洞悉隱密,遂往報康熙以邀寵。康熙聞之龍顏大怒,傳旨胤禛將其與民女私生之子送出宮去。胤禛愛子心切,遂攜弘曆上殿求情。康熙雖見弘曆可愛,但為顧及皇室尊嚴,堅持不願收回成命。胤禛遂自請離宮,換取弘曆能有優裕的生存環境。
  胤禛決意離京,然前路茫茫,不知所終;年羹堯亦將離京赴任。胤禛與年羹堯相處日久,名為君臣,實已摯友,決意在離京前為年羹堯完成仕途心願。年羹堯告知只有在四川任總督方能有更大發展,因青藏叛亂必生,四川乃其門戶,且物產豐饒,一旦開戰,軍需至關重要。胤禛遂攜其往佟國維處交易。佟國維向胤禛開價十萬,胤禛傾盡家財,終使年羹堯如願。
  胤禛離京之日,德妃前來相送,告知胤禛其實先皇帝順治並未大行,而是出家五臺山清涼寺。德妃要胤禛前往,務必取得順治信任支持,也好回京有望;並囑其切不可洩露此皇室機密。胤禛決意一試。
  胤禛至五台鎮,與苗欣擦肩而錯過。胤禛在一酒樓打尖之際,偶見壁上詩句,中露驚世之才,相詢之下,得悉乃鎮上“智者”戴鐸手筆。胤禛敬其才,往尋,不意竟在一賭坊找到賭鬼模樣的戴鐸。胤禛失望欲去,不意戴鐸一口道破其身份,胤禛驚歎不已。戴鐸以其口音、衣料、容貌、年紀、神情推理無誤,胤禛五體投地,並欲收為己用。戴鐸告知己因受當年南圍舞弊案牽連名落孫山,而後看透科場,因入仕無門,方混跡世俗,自我消沉。今日得遇明主,願誓死效忠胤禛,助其奪取大位。胤禛始有所思。
  二人至清涼寺,向住持說明來意,主持卻告知行癡已圓寂多年,並領二人往見行癡墳墓,胤禛頓覺失望。下山途中,戴鐸告知墓碑如新,必是新近所立,何來圓寂多年之說,定是住持哄騙之辭。二人趁夜回山,往寺中窺探,果見順治與文武二僧:性音與文覺。三人覺察,胤禛現身相認,不意順治直言福臨已死,要二人明日離去,以免有礙寺中清修。
  胤禛無奈離去,卻在半山相遇恭蕙。言語中聞知山下集結了眾多喇嘛,迎候法王巴漢格隆,有所圖謀。戴鐸判知定與順治有關,要胤禛速回清涼寺。恭蕙告知另有要事,遂與二人作別。
  胤禛回寺求見順治,在禪房外跪了七天七夜,順治毫無所動。胤禛無奈,請求在清涼寺掛單為俗家弟子,欲侍奉順治七七四十九天,以盡孝道,順治不置可否。恭蕙終於打探到文覺下落,沖入清涼寺尋找,正遇胤禛為順治送茶飯。恭蕙見順治竟對堂堂四皇子倨傲不理,氣憤不已。胤禛告知此乃祖父順治,恭蕙驚詫不已,遂藉口盡孝欲留下以親近文覺,卻為方丈以不便留女客為由婉拒。
  巴漢格隆率眾喇嘛攻打清涼寺,方丈以理相護,反為所殺,清涼寺眾僧亦慘遭屠戳。巴漢格隆意在順治,性音、胤禛捨命相護,胤禛身受重傷。危急關頭,文覺擺脫恭蕙糾纏趕到,救下眾人。經此一役,順治對胤禛頓生好感。胤禛告知自己因清理虧空,失愛于父皇,又為太子陷害,方落得如此下場。順治對其複讚賞不已。
  順治自知大限將至,告知文武二僧在己死後可以還俗,若有意為官,自己亦可保薦。二人卻告知先父之責便是保護行癡大師,二人接此重任,以僧為名多年,早已習慣,並不願為官。胤禛依戴鐸之計謊報自己生辰,順治認為其乃真命天子,遂寫下遺詔,要康熙日後傳位於胤禛,並囑文武二僧盡力輔助。順治圓寂,恭蕙先行回京稟告康熙,胤禛攜順治舍利子與遺詔隨後返京。
  康熙聞報悲痛不已,連夜召集諸皇子告知順治大行及胤禛護送舍利子回京一事。眾皇子各懷心思,紛紛行動。自太子被廢後,胤祀網羅了胤礽手下納蘭飄雪、藍如風等人,命二人埋伏在五台鎮;一面又恐胤禵命穆旦天接應胤禛等人,令道士賈士芳往阻。
  納蘭飄雪與藍如風至一客棧,藍如風引走文覺,偷襲未果遂逃走;納蘭飄雪以毒藥將胤禛、性音、戴鐸迷倒,不意仍不敵性音,敗去。時客棧老闆名石驚濤自稱乃盛京將軍裕親王麾下,奉恭蕙格格之命往接應四皇子胤禛者,趕走欲趁亂奪取舍利子之蒙面人。五人一同逃離客棧。途中遇伏,石驚濤護胤禛逃走,卻突以刀相逼,要胤禛交出舍利子與遺詔。胤禛設計擺脫,倉皇逃入一山洞,驚見苗欣。
  苗欣見到胤禛,復仇之心頓起,舉劍欲殺之。胤禛躲避中將實情告述,並自甘引頸就戳。時性音趕到,將苗欣劍打斷。文覺見狀大驚,苗欣告知自己仇人正是胤禛。胤禛告知弘曆在宮中由德妃養育,並願領其入宮探視。
  胤祀因事關重大,親往督戰。時納蘭飄雪、藍如風往報失手。胤祀告知還留了一手,得意之情未退,石驚濤亦往報失手,胤祀氣極。時逢尾隨之巴漢格隆至,胤祀見其武功高強,有心收納。二人一拍即合,就此成交。眾人合攻胤禛等人至江邊,文武二僧合力阻攔巴漢格隆。胤禛、戴鐸上了小舟,方長舒了口氣,不意船夫竟是雲中雁,文武二僧鞭長莫及。雲中雁搶了舍利子及遺詔,欲憑輕功躍上對岸,卻為苗欣所阻,搶奪中舍利子落入江中。胤禛、苗欣四目相對,別有滋味。戴鐸慶倖遺詔在其身上,但丟失了舍利子亦是大罪,好在無人見過真的,可以偽造,胤禛卻不願欺騙父皇。眾人無奈之餘,戲稱除非天助胤禛。話音未落,舍利子為江水沖至岸邊,眾人堅信上天庇佑。
  胤禛終於回京,將舍利子及遺詔交於康熙。康熙連夜召集眾皇子徵求立胤禛為嗣之意見,卻遭一致反對,更兼康熙實心系胤礽,遂暗自決意不立胤禛為太子。胤禛讓苗欣化妝宮女,領其入宮往探弘曆。苗欣見到弘曆愛憐不已,胤禛見她模樣,心中不忍,遂藉故抱出弘曆,交于苗欣。時韋棠傳旨,要胤禛抱子聽封。胤禛不顧戴鐸反對,執意將弘曆交于苗欣。隨著苗欣的遠去,胤禛的皇位亦遠去了。
  胤禛黯然回宮,驚見弘曆安然躺在陳常在懷中。常在告知乃苗姑娘送來,並要胤禛速帶子見駕。胤禛大喜過望,告知若己日後為帝,定封常在為太后。康熙在順治靈前焚毀遺詔,冊封胤禛為雍親王,又封弘曆為貝子,再三解釋緩立太子之事,胤禛氣憤不已。胤禛回宮,驚見陳常在奄奄一息,遂謊稱被立,常在安心而逝。胤禛悲憤之餘,誓要奪取皇位。
  雍親王府落成之際,眾皇子前來道賀。席間胤禔、胤祀等人裝瘋賣傻,冷嘲熱諷。胤禛決意韜晦,一一忍受。戴鐸告知胤禛之優勢乃弘曆,要胤禛因康熙喜愛弘曆而多多親近。胤禛告知康熙,自己欲痛改前非,立志學佛,康熙頓感欣慰。
  文覺、性音居於大覺寺。恭蕙對文覺癡纏不已,以其保護順治假託為僧為由勸其還俗,文覺不勝其煩。苗欣自將弘曆送還胤禛後,決意放下仇恨,離開京城,遂往尋文覺,向其辭行。文覺勸其留下,苗欣遂囑其向胤禛保守秘密,文覺應允。胤禛幾番打探苗欣下落,均無獲,悻悻不已。戴鐸要胤禛拉攏裕親王。胤禛為討恭蕙歡心,逼文覺還俗,為文覺所拒。胤禛攜恭蕙往勸之,正遇前來找文覺之苗欣,胤禛對文覺有所不滿。
  苗欣獨居草廬,抑鬱成疾,境況堪憐。文覺向其表明心意,然苗欣表示今生拋開情愛,只求平淡度日,婉拒之。胤禛欲與苗欣重續前緣,為其正言以拒。苗欣午夜夢回,至初遇胤禛之山洞,逢胤禛又來糾纏而驚醒。不意天明後胤禛來訪,領苗欣去往一山洞。苗欣冷言其不惜重金造一個與舊日一般的山洞,揚長而去。胤禛命人在山洞壁上畫了苗欣畫像,終日癡對,苗欣若有所思。
  太子之位空懸,胤祀蠢蠢欲動,不惜代價拉攏群臣。朝中串聯之風盛起,以佟國維為首,一致上表奏請康熙冊立八皇子為太子。不料適得其反,令康熙頗為忌憚。隆科多早不滿其父把持朝綱,阻礙自己仕途,此番又欲將其女舒蘭嫁於胤祀,遂慫恿舒蘭往尋十四皇子胤禵。舒蘭一番攪鬧壞了佟國維的如意算盤,佟國維氣憤之餘,將隆科多一頓訓斥。
  隆科多洞察聖意,知皇上仍心系胤礽,遂往尋胤礽,定計脫困。胤禔見眾臣推舉胤祀之聯名狀如石沉大海,遂想入非非,蠢蠢欲動。時一道士往求見,告知有策可令康熙立其為嗣。胤禔大喜,從其策。道士告知其與康熙八字不合,故一直不受寵信,只有設法將八字配合,方能成事。胤禔遂從計,置玉牒於自己枕中,又欲以符咒置於康熙床榻。胤禔往康熙寢宮行巫之時為韋棠所見,胤禔慌稱送畫,然其鬼祟之舉令人生疑。搜察之下,胤禔魘魔事發,更在胤禔枕中搜出遍刺金針且寫有胤礽生辰的偶人。
  胤禔百口莫辯,高牆圈禁。雲中雁見胤禔倒臺,立即投靠胤祀。康熙雖知胤禔指責自己偏袒胤礽乃是實情,但有隆科多一旁提議複立胤礽為嗣,立即一拍就合。
  隆科多陪同康熙一同往探胤礽,胤礽得隆科多示意,裝作對往事一無所知。康熙認定其乃中邪方大逆不道,遂假意召眾臣商議,又暗示隆科多奏請,迫不及待複立胤礽。戴鐸聞訊,往告對壁發呆之胤禛,胤禛氣恨不已。
  苗欣見胤禛對己一片癡情,心中卻無論如何無法將其父之死與胤禛脫鉤。不知所措之下,竟決意出家為尼。方其剃度之一瞬,胤禛抱子趕到。苗欣一見弘曆,頓覺世間牽持無數。尼庵主持告知苗欣塵心未斷,只能帶發修行。
  胤礽得勢,巴漢格隆率先倒戈,藍如風亦隨後棄胤祀而去。胤祀氣恨之餘,命納蘭飄雪、雲中雁、石驚濤、賈士芳四人往刺胤礽。不意胤礽早有防備,賈士芳當場斃命,餘三人落荒而逃。隆科多一心討好胤礽,欲將舒蘭嫁于太子為妃,反為佟國維大罵。
  胤礽知胤祀謀刺,又知胤禛曾欲借順治之手登上太子之位,遂宴請禛、祀、禟、礻我 過府飲宴。四人雖知乃是鴻門宴,亦不得不往。席間胤礽極盡嘲諷之能事,又命人取了四隻酒杯,告知其中盛的乃是其尿,要四人或飲之,或當眾叩拜三個響頭。胤祀等人遂磕了三個響頭;唯胤禛不願下拜,取過杯子一飲而進,揚長而去。
  聞訊而來的文武二僧、戴鐸及苗欣見胤禛平安出了太子府,稍感放心。不意胤禛雨中顛狂,一番痛定思痛,誓要報歷來羞辱之仇。胤礽代巴漢格隆向胤禛提出挑戰,藉以再次羞辱。校場之上,文覺、性音聯手竟不敵巴漢格隆。無奈之下,性音使出天罡魔心,重創巴漢格隆。胤礽顏面掃地,恨恨而去。性音因強用天罡魔心,亦受重傷,幸有文覺醫治。
  藍如風知胤礽恨透胤禛,遂欲往殺之向胤礽邀功。胤禛看透其用心,反勸其要找對主子。藍如風遂請命往殺胤礽,不惜色誘在其耳中下蠱。太子冊封大典,胤礽突上前欲掐死康熙,朝堂一片混亂。經太醫診治,判定胤礽中毒至深,回天乏術。康熙悲憤之餘,誓要捉住元兇嚴懲。
  隆科多告知藍如風乃胤祀手下,且多次欲刺殺胤礽。康熙認定乃胤祀所為,但因無證據,只判了胤祀三人往清涼寺思過。胤祀失勢,佟國維樹大招風,牆倒眾人推,百官紛紛彈劾之。康熙早對其有所忌憚,樂得順水推舟,削其權勢,命胤禵徹察此案。
  舒蘭往求胤禵網開一面,胤禵卻不敢違抗父命。眼見祖父、父親下獄,舒蘭對胤禵遷怒不已。獄中,佟國維大罵隆科多吃裏扒外,害了佟家。隆科多卻勸佟國維為佟家計,務將罪名一列承擔。佟國維雖知兒子居心,但為父子之情,終承擔了所有罪責。康熙念在母親與妻子情意,放佟國維一條生路,判其流放西北。佟國維深知帝王之心,於獄中自縊身亡。舒蘭傷心之餘,與胤禵恩斷意絕,胤禵終日鬱鬱寡歡。康熙往佟府祭奠佟國維,隆科多竟因悲傷過度昏迷,康熙為其孝心所感,封其為步軍統領、九門提督。
  納蘭飄雪找到藍如風,責問毒害胤礽的主謀。藍如風告知乃四皇子,不意俱為穆旦天聽到。納蘭飄雪走後,藍如風師父五毒老祖來到,藍如風得意告知已成功使眾皇子反目為仇,不日定可天下大亂。原來五毒老祖乃是永曆皇帝之子朱複明,一心反清複明。朱複明告知明日乃是其父生祭,己欲入宮盜取其父生前最喜歡的珠冠。藍如風擔心師父安危,執意相從。二人入宮盜寶,為韋棠發覺。爭執之中,朱複明為韋棠所傷。危急關頭,藍如風挾持了趕來救駕的胤禵,二人逃出宮去,卻遇上了往救胤禵的穆旦天。穆旦天一時重手,殺死了朱複明,藍如風傷心之餘,誓殺其為師報仇。胤禵醒來,穆旦天向其辭行,囑其務要提防胤禛。
  康熙攜德妃及胤禛往探胤禵,胤禛誓要抓住刺客。藍如風用珠冠為朱複明陪葬,時文覺至,欲捉其歸案。穆旦天出手相救,並告知文覺毒害胤礽全系胤禛指使,勸文覺離開胤禛。文覺不信,猶豫間,藍如風向穆旦天偷襲。文覺一時情急,出手傷了藍如風。穆旦天向文覺求情,攜藍如風而去。文覺走後,一旁躲藏的性音將珠冠挖出,交于胤禛向康熙複命。文覺向性音求證,性音坦承乃胤禛所為。文覺心生去意,性音卻表示成大事不拘小節。
  雲中雁將胤礽中毒一事始末告知胤祀,三人均氣恨不已,胤祀誓殺胤禛全家,命雲中雁、納蘭飄雪、石驚濤回京動手。戴鐸告知胤禛如今胤礽瘋顛、胤禔圈禁、胤祀一黨獲罪出京,朝中可堪為敵者唯胤禵,要胤禛多加提防。胤禛卻認為胤禵無心帝位,且與己乃同母兄弟,不足為慮。
  弘曆生日,苗欣晚課心不在焉,主持謂其塵緣未了,勸其還俗,苗欣終出寺回家。胤禛知其還俗,高興不已,領了弘曆往探。戴鐸放心不下,執意跟隨。三人正享天人倫之樂,納蘭飄雪、雲中雁、石驚濤突闖入欲殺之。戴鐸見勢不妙,急報文武二僧。胤禛、苗欣攜弘曆倉皇逃出,至一山崖邊,胤禛一時不慎,失足落下,苗欣雖奮力相救,終一同墜落。戴鐸領文覺、性音趕來,卻已太遲,盛怒之下一場混戰,擊斃石驚濤,納蘭飄雪、雲中雁倉皇逃走。
  胤禛、苗欣落下山崖,幸大難不死,只是傷了手腳,倒是弘曆安然無恙。胤禛不顧腿傷前往探路,卻驚雙腿癱瘓的苗老三。苗老三恨極胤禛,取自製捕獸器欲殺之。時苗欣抱子趕到,力阻之,並告知胤禛是弘曆生父。苗老三驚訝不已,雖喜愛弘曆,卻深惡胤禛。戴鐸等人終找到胤禛一行。苗老三告知苗欣胤禛心術不正,勸其與己一同離開京城。苗欣不以為意,反幫胤禛解釋。
  康熙為胤礽遍請名醫卻無一有效,心痛之餘終於死心。康熙向裕親王徵求儲君人選,裕親王告知人選只在德妃二子之中,然胤禛喜怒莫測,胤禵懦弱猶豫,還須仔細斟酌。康熙遂擬下立嗣詔書,告令百官,當眾置於幹清宮“正大光明”匾額之上。
  文覺至穆旦天買下的酒樓,向其贈藥以救藍如風。藍如風奇怪穆旦天何以兩次三番相救,穆旦天坦言對其一見傾心。藍如風借機色誘,擁吻中向穆旦天下毒。穆旦天中毒而去,昏倒在溪邊,為西藏郡主亞詩瑪所救。亞詩瑪乃西藏拉藏汗之妹,準噶爾部入侵青藏,朝廷用兵失利,眼見西寧不保,拉薩告急,拉藏汗方遣了王妹入京請援,一路之上,廣有追殺,至京城亦未休。亞詩瑪落荒之中逃入穆旦天的酒樓,穆旦天出手救下亞詩瑪。時逢胤禵往探穆旦天,亞詩瑪遂向胤禵透露身份來意,胤禵慌忙領其入宮見駕。
  納蘭飄雪、雲中雁往告知胤祀謀刺失手及密詔一事,胤祀等人深恨未殺死胤禛,命雲中雁回京打探密詔一事。三人不奈日日砍柴頌經,只求早日回京。一日巧遇逃避追殺的拉藏汗,遂藉口護送其入京而返京。
  胤禛因密詔往探胤禵,無獲。康熙因西北軍事吃緊,召令四川總督年羹堯回京。年羹堯在四川平叛有功,為康熙大加褒獎。年羹堯往見胤禛,告知可讓己妹翠玉打探。年翠玉不忍出賣胤禵,又不願有負兄長,遂離開十四貝勒宮中。胤禛命性音前往盜詔,但對韋棠頗為忌憚。性音欲借比武消耗韋棠內功,為韋棠所拒。性音遂夜闖幹清宮,逼其出手,不意韋棠武功驚人,性音竟無還手之力。無奈之下,性音不顧文覺所勸,強練天罡魔心,卻走火入魔。
  胤祀三人回京,康熙決意召集群臣在南書房夜商軍情。胤禛欲趁夜令性音盜詔,卻驚聞性音走火入魔。胤禛往見苗欣,苗欣見其心事重重遂再三追問,胤禛告知密詔一事。苗欣言盜詔乃是欺君,胤禛卻聲稱只想知道儲君是誰:若為自己自然最好;若為政敵就要早做打算,也好帶苗欣和弘曆一同隱居。苗欣大為感動,自願為其盜詔。苗老三見女兒與胤禛親密之狀,氣憤不已,告知胤禛是利用其,無奈苗欣根本不聽。
  南書房中君臣商議對策。康熙向年羹堯問計,年羹堯應對高明,為康熙大加讚賞。與此同時,苗欣蒙面往幹清宮盜詔。待取得詔書後,雲中雁突然現身搶奪,二人爭奪不休。時韋棠忽然出現,爭執中,詔書落地,二人驚見一片空白。雲中雁見勢不妙,急將苗欣推向韋棠,自己遁去。韋棠撕下苗欣面紗,苗欣頓感絕望。韋棠往報康熙,並告知逃走那人乃是雲中雁。康熙深感胤禛韜光養晦,城府森嚴,心術不正。
  胤禛回府見到苗欣失魂落魄,心知有異,仍不奈相詢。待知詔書空白,戴鐸大呼上當,設法補救。第二日,苗欣上殿請罪陳情,聲稱盜詔是為弘曆,一切乃己所為,與胤禛無干。時胤禛至,亦將罪責一力承擔。苗欣欲以死謝罪,為韋棠阻止。康熙雖表示不再追究,但已不再信任胤禛。胤禛知大事已去,頓覺絕望,揚言康熙立誰便殺誰,誓拿回所有屬於自己的東西。
  康熙終決意立胤禵為太子,裕親王恐其無功在身,難以服眾。康熙遂加封胤禵為大將軍王,總領西北軍事,並命年羹堯輔助。康熙立下密詔,“傳位十四皇子胤禎(禵)”。德妃召二子入宮,要胤禛盡力輔助胤禵,保其順利登基。胤禛心中氣恨無比。胤禛要文覺往殺胤禵,文覺認為有違道義,執意不從,反目而去。胤禛回府,時而癡癡呆呆,時而狂燥無比,戴鐸亦不知所措。時年羹堯前來辭行,二人在房中密議半日,眾人驚見胤禛精神煥發,神采奕奕。胤禛往見德妃,告知己已然想通,德妃高興不已。
  胤禛以為胤禵餞行為名,邀隆科多及舒蘭過府飲宴。戴鐸往報十四貝勒忙於軍務,無暇分身。席間胤禛以迷藥將二人迷翻,更對舒蘭施以非禮。隆科多醒來,知曉一切,心悟上當,遂欲趁胤禵未出京之際為其與舒蘭完婚,以防夜長夢多。隆科多往見胤禵途中,為胤禛攔截,胤禛冷笑其想得過於天真,又向其曉以利害。隆科多處處受制,只得答允將舒蘭嫁於胤禛,與其結為同盟。
  胤禛向康熙請罪,提出要娶舒蘭。康熙雖覺蹊蹺,但亦應允賜婚。胤禵聞訊悲憤不已,往尋舒蘭。舒蘭違心告知與四阿哥情投意合,要胤禵死心。胤禛往探苗欣,苗老三憤而責之。苗欣雖傷心不已,仍處處袒護胤禛。胤禛告知康熙是因苗欣盜詔而歸罪,又再三表示自己心中只愛苗欣一人。胤禛大婚,自覺愧對苗欣,情之所至,不能自已,竟於新婚之夜往探之。
  文覺與穆旦天把盞,穆旦天聞藍如風異動,前往查看,驚見藍如風為練百毒神功,竟走火入魔,搞得非人非鬼。穆旦天欲運功助其脫困,卻為藍如風暗算,穆旦天要文覺往胤禵處向亞詩瑪求救。亞詩瑪解了二人之毒,胤禵驚見藍如風,欲捉其歸案。文覺終告知當日毒害胤礽之主謀實為胤禛。
  康熙領百官在得勝門前為胤禵大軍餞行,穆旦天擔心年羹堯受胤禛指使對胤禵不利,執意往隨。胤禵捷報頻傳,康熙龍顏大悅。年羹堯密報胤禵大軍只須十日便可結束戰事,要胤禛當機立斷。胤禛知形勢緊迫,加緊部署。
  胤禛利用村民盜取苗老三捕獸器,為苗老三發覺。胤禛告知己有大用,又稱若向其借必不肯。苗老三知胤禛欲以捕獸器殺人,將胤禛一番斥責,又聲稱定將一切告知苗欣。胤禛向其哀求,糾纏之間,苗老三不慎落下山崖。胤禛伸手救之,惜已太遲。胤禛為保秘密,支使戴鐸將村民推下山崖滅口。夜間苗欣往尋胤禛,告知父親失蹤,胤禛裝模作樣命府中僕從四處找尋,果於第二日在山崖下發現苗老三屍身及輪椅。
  胤禛至當日佈置為初遇苗欣之山洞往尋巴漢格隆,要其執改良後之捕獸器於夜間往皇宮對付韋棠。原來自前次巴漢格隆敗於性音之手後,便為胤禛匿於此處養傷,並許以活佛收于麾下。隆科多率步軍統領衙門兵馬控制京城,封鎖皇城,緊閉宮門。對外宣稱康熙病危,任何人不得擅入禁宮。
  文覺本欲回五臺山終此一生,卻為恭蕙糾纏。二人聽聞市民傳言康熙病危,深覺奇怪。恭蕙言白天見駕只覺氣色甚好,何來中風一說。文覺知其中有變,二人急欲回城,卻為性音所阻。性音告知文覺不要插手此事,並告知胤禛要其回五臺山,文覺不肯就範。性音知文覺非己對手,遂手下留情,文覺無奈而去。
  胤祀得報,一面要納蘭飄雪、雲中雁前往打探,一面與胤禟胤礻我 進宮,卻在宮門外為隆科多所阻,心知有變。納蘭飄雪、雲中雁殺死守衛,正欲入宮,卻逢性音來到。混戰中,雲中雁為擊斃,納蘭飄雪奪路而逃。
  康熙正與韋棠下棋,韋棠心覺有異,出外察看。巴漢格隆將其引入佛堂,以捕獸器將其殺死。胤禛凜然闖宮,要康熙遜位。康熙指斥其不肖,胤禛憤言己自小便為父皇忽視,一心在清理戶部、整頓吏治方面有所建樹。不意只因做得太過認真,反為父皇申斥。胤礽無德無能,卻得父皇偏袒,高居太子之位,雖大逆不道亦可免罪如舊。自己得順治嘉許,父皇為了胤礽亦可不惜違抗父命。胤礽既已倒臺,又朝三暮四,立胤禵為嗣。並告知康熙自己為得大位,不惜弑殺君父。

dvd-201005/14/70e76b9c-ba9e-4e60-a8a5-b7a891cd3b1b.jpg
dvd-201005/14/694492a8-0a96-4aed-a4bc-909c28b0cc30.jpg
相關產品
Copyright © 2019酷愛DVD專賣店www.dvd-com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友情連結: